FACEBOOK的下個十年

2014-03-24 

                                                                                   FACEBOOK的下個十年
                                                                                       -----商業周刊獨家專訪扎克伯格: Facebook創立10周年

                                                                                                                                       來源:商業周刊中文版

        馬克?扎克伯格一般不喜歡熱鬧煽情的周年慶活動。今年,他有三個周年慶。2月4日,他在哈佛大學宿舍里創辦的公司Facebook將滿10歲。5月,他自己滿30歲。今年還是他跟妻子普莉希拉?陳(PriscillaChan)戀愛十周年,他們是在哈佛一個聯誼會上排隊上廁所時認識的。
       因此從去年秋天開始,扎克伯格寫下幾十頁的想法,經常都是在手機上寫的。他將這些想法分為3年、5年和10年計劃。他還給自己制定了2014年的具體目標。他喜歡每年制定一項挑戰,以前的挑戰包括發誓學中文(2010年)、只吃自己屠宰的動物(2011年)、每天認識一個新的人(2013年)。今年,他計劃每天通過電子郵件或手寫信件寫至少一封經過認真思考的感謝信。
       “這對我很重要,因為我是一個很挑剔的人,”他在加利福尼亞州門洛帕克龐大的Facebook辦公園區說,“我總是想怎么能把事情做得更好,而一般情況下我對現狀總是不滿意,無論是我們為人們提供的服務水平,或者是我們建立的團隊的質量。但如果你客觀地看待這些東西,我們其實在很多方面已經做的很好了。我想,對此感恩很重要。”他仍像個大男孩,這有點違背自然規律,穿著他習慣穿的制服:連帽衫、灰色T恤和牛仔褲。但腳上沒有穿阿迪達斯的拖鞋,而是穿了一雙黑色的耐克球鞋,這可以解釋為他悄悄變成熟的一個跡象。
       這位Facebook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有很多理由感恩。他的社交網絡在全球有12.3億用戶。公司市值1350億美元,可能成為史上最快達到1500億美元的公司。Facebook最近的財務業績令華爾街刮目相看,部分是由于公司轉向手機業務的成功。公司在1月29日發布的第四季度財報中,首次披露手機和平板電腦的廣告銷售超過來自傳統電腦的收入。向手機的轉變“還應該更快,”扎克伯格說,但“我們公司的一個特點就是我們的意志堅強。”
       Facebook的挑戰就是公司在不斷增長。現在全球幾乎一半網民使用Facebook,公司正面臨大數定律,不可能像以前那么快速地增加新用戶。同時,面對幾個威脅趨勢,Facebook必須捍衛其高利潤的商業模式。互聯網用戶——特別是年輕人——渴望不同的在線體驗和與人連通的新方式。很多互聯網用戶自始至終都沒有Facebook帳戶。Twitter和Snapchat等競爭對手接受非實名制以及公開和私下分享的不同方式,這些對手已經在曾經Facebook一家獨大的生態系統以外成長壯大。硅谷最有才華的產品開發工程師過去熱衷于開發依靠Facebook平臺的游戲和其它軟件,現在卻將他們的聰明才智用來開發與Facebook競爭的應用。“現在還沒有人能取代Facebook,”硅谷風投公司Khosla Ventures合伙人基思?拉博伊斯(Keith Rabois)說,“但隨著越來越多人選擇另一個社交平臺作為他們的主要中心,這就成了一個問題。他們可能失去一部分市場。”
       扎克伯格說,很多公司在重大轉型中往往迷失方向。他說,Facebook還沒有迷失方向,因此“我們正處在這樣一個時刻,我們可以后退一步,思考我們下一步想做的大動作。”
        2012年初,扎克伯格召開全體員工會議,高調宣布公司要“以移動為先”。然后他進一步強調這個重點,在任何會議上,如果員工的報告首先講的是電腦,而不是智能手機,他就會粗暴地立即結束會議。他的三年計劃仍是如何加強Facebook在手機上的滲透。“馬克過去兩年來不得不學會如何經營一個以移動為先的公司,這意味著在如何管理團隊、如何開發產品以及需要哪些工程技術方面用不同的思維方式思考,”Facebook的首席運營官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說,“他很快完成了這個轉變。”
       這個過程并非一帆風順。Facebook曾考慮推出自己的智能手機,但最后決定放棄。去年,公司推出了一款名為“Facebook Home”的軟件,可對使用谷歌(Google)安卓系統的設備進行定制,但這款產品以失敗告終。現在,公司正在集中火力準備第三次出擊:獨立應用,很多獨立應用。1月30日,Facebook計劃發布一系列移動應用中的首款應用,作為“Facebook創意實驗室”計劃的一部分。
       很多這些應用將擁有自己的品牌和獨特的分享方式。首款應用名為“Paper”,它看起來一點不像Facebook的產品。如果說Facebook是互聯網的社交報紙,那么Paper則致力于成為互聯網的社交雜志:用戶可以瀏覽照片、朋友狀態更新以及分享的文章,顯示頁面以圖片為主,設計簡潔。文章的挑選和排序主要根據它們被分享以及在Facebook上被點“贊”的次數,由真人編輯來確保這些內容來自真實的來源。這款應用包含一些巧妙的互動手法,比如全景模式,用戶可以將手機或平板電腦向不同方向傾斜,來瀏覽一張照片的不同部分。“我們只是想,人們想要有那么多不同的分享方式,把它們都壓縮到一個藍色的Facebook應用里并不是未來正確的形式,”扎克伯格說。換句話說,Facebook的未來可能并不完全依靠Facebook自身。
        Facebook朝多元化應用巨頭邁出的重大一步就是收購Instagram。2012年4月,Facebook以10億美元收購了這個照片分享應用,兩家公司的聯姻看來很美滿。根據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最近的一項調查,57%的Instagram用戶每天使用這個應用。Instagram在所有社交網絡中參與率位居第二,僅次于Facebook。
       去年,Facebook出價30億美元收購Snapchat,這是一個流行的社交網絡應用,用戶分享的照片在幾秒鐘后會徹底消失。但Snapchat的聯合創始人、23歲的斯坦福大學退學生埃文?斯皮格爾(Evan Spiegel)似乎對Facebook的看法就像扎克伯格當年看待谷歌以及谷歌創始人曾經看待微軟(Microsoft)一樣:一個將面對挑戰、有時還將被嘲弄的業內巨頭。斯皮格爾拒絕了Facebook的懇求,還將他與扎克伯格的電子郵件截屏照片發在了Twitter上。
       在被問到對他的私人信件被公之于眾有何看法時,扎克伯格似乎有一絲憂思,但并不生氣。“哦,我不知道,我可能不會這么做,”他說,然后表示,斯皮格爾的舉動是一個可以原諒的判斷失誤,“我在跟創業者們交談時,他們總是問我,他們應該避免犯哪些錯誤。我實際上認為,你肯定會犯很多錯誤,我們也犯了很多錯誤。”
      盡管Snapchat沒有透露它有多少用戶,但有報道稱,最受青少年用戶青睞的社交網絡是Snapchat,而不是Facebook;Snapchat每天處理的照片數量已經超過Facebook。社交媒體咨詢公司IStrategy Labs最近報告稱,Facebook的青少年用戶自2011年以來下降了25%。包括扎克伯格在內的Facebook高管對這些報告的準確性提出質疑,并指出,大部分青少年仍每天使用Facebook,其使用頻率是任何競爭對手無法比擬的。這并不表示扎克伯格和他的團隊對競爭對手不屑一顧。“一般來說,如果一個產品非常成功,我們就會花很多時間討論它為什么成功,”前Facebook首席技術官布雷特?泰勒(Bret Taylor)說,他2012年離開Facebook自己創業,開發手機文字處理工具,“馬克非常愿意認識到其它產品的優勢以及Facebook的缺點。”
        Facebook越成功,發現缺點并改善自身就變得越困難。當全世界約五分之一的人口使用你的產品時,要改變它就不是一件小事。去年春天,Facebook推出升級版的“最新動態”(News Feed),這是用戶發布狀態更新、新聞文章和照片的功能,是Facebook最重要的信息發布工具。盡管手機應用首先更新了升級版,但Facebook從來沒有在電腦網頁上全部推出新的功能,因為用戶測試后不喜歡升級版。數年來,公司還推出一些新功能,如問答服務,用戶可向朋友播報所在位置的工具,以及“Facebook Credits”數字貨幣。這些功能都被加裝到Facebook上,然后大部分卻被用戶忽略不見。
       Facebook自己開發的一個獨立應用最近獲得了成功:Facebook Messenger,去年這個應用進行了升級,極大地增加了用戶對這個Facebook聊天服務的使用。現在該應用在蘋果應用商店下載最多的免費應用排名中位居第12名,超過了Facebook自己的應用。有一段時間,Facebook本身帶有短信功能,但只不過是一個掩埋在龐大的社交網絡中的另一個功能罷了。過去的短信功能“每次你想使用時必須點擊兩個按鈕,”Facebook負責產品的副總裁、扎克伯格的長期心腹克里斯?考克斯(Chris Cox)說,“這給用戶增加了很大很大的不便。”去年12月,公司召集工程師召開頭腦風暴和編程會議,啟動“Facebook創意實驗室”。這種“編程馬拉松”大多持續一天;而這一次持續了三天,參與者被提前一個半月通知做準備。負責工程的副總裁邁克?韋納爾(MikeVernal)稱,這次是他在公司看到的最有活力的一次編程馬拉松。扎克伯格說,編程會上產生了大約40個想法。他拒絕透露這些想法,但他說,今年“創意實驗室”可能推出幾個新產品,其中一個可能專為“Facebook Groups”量身定制,這是一個讓用戶可以在群里私下交流的功能,但經常被忽視。
       有些新的應用會令熟悉Facebook的人大吃一驚:用戶將能夠匿名登錄。這對扎克伯格來說是一個重大改變,他曾經對《Facebook效應》(The Facebook Effect)一書的作者大衛?柯克帕特里克(David Kirkpatrick)說,“一個人擁有兩個身份是缺乏誠信的表現。”
        Facebook創立時,互聯網上還沒有實名制這種東西。Facebook成為第一個人們在網上以真實身份見面的地方,公司堅持用戶必須使用真實姓名注冊并分享信息。一個Facebook帳戶成為通往整個互聯網社區的一種護照,其成功也帶來了新的問題。青少年不愿與一群朋友分享瘋狂的派對照片,因為這群朋友里可能有他們的父母和老師。在某些地區,發表自由言論的異議人士可能使自己受到牽連,因此他們不愿意使用Facebook,而喜歡Twitter等可以選擇匿名的社交網絡。
        一些前Facebook員工說,實名制一直是公司里激烈辯論的話題。現在扎克伯格似乎急切地希望放松他原來的條條框框。“我不知道這個擺動是否幅度太大,但我確實認為,我們正處在一個我們不需要繼續只做實名制的時刻,”他說,“如果你總是處于實名制的壓力之下,我想這就是一種負擔。”Paper仍需要用Facebook帳戶登錄,但扎克伯格說,有些新的應用可能像Instagram,不需要用戶用Facebook帳戶登錄,或者與Facebook上的朋友分享照片。“我想,十年后的現在我們肯定更平衡一點了,”他說,“我認為這是好事。”
         Facebook公司的高管們似乎希望控制對Paper等新應用的預期,他們稱,這些應用是專為較小規模的用戶開發的,近期內不會達到十億用戶那樣的巨大成功。這種謹慎態度可能源自以前的失敗,比如大力宣傳的Facebook Home以及“最新動態”改版,還有Poke,這是Facebook幾年前推出的一個類似Snapchat的應用,最后也以失敗告終。扎克伯格說,Poke“更多是一個玩笑,幾個人作為編程馬拉松項目搞出來的一個產品,我們發布了一次,然后就放棄了,再也沒碰過它。”Facebook這些新的應用也不需要復制它的巨大成功。它已經是全球利潤率最高的公司之一:在最近一個季度中,公司凈收益7.8億美元,不包括某些會計項目的運營利潤率高達56%。公司擁有114.5億美元現金。有這么多錢,你可以進行很多實驗,犯很多錯誤。
        未來五年內,扎克伯格希望Facebook能夠更有直覺,能夠在用戶甚至都不知道他們有問題的情況下解決問題。在Facebook上5%到10%的發帖是用戶向朋友提出的問題,比如推薦附近的好牙醫,或是最好的印度餐廳。他說,Facebook應該更好地利用所有這些數據來為用戶提供答案。這將是一個巨大的挑戰。扎克伯格正在引領他的公司進入谷歌的領域,谷歌就是對互聯網上大部分問題提供可靠的答案,并且是少數幾個擁有強大資源和意愿的公司之一,能夠并且愿意比任何公司投資更多資金來試圖推進搜索的技術界限。例如,谷歌最近擊敗Facebook,收購了DeepMind Technologies,這家英國人工智能公司正在尋求理解并回答復雜問題的辦法。
       去年,Facebook推出了一個類似谷歌的工具,稱為“Graph Search”,但結果令人失望。當記者稱Graph Search在一半的時間還算有效時,扎克伯格說,這么說都是言過其實。工程副總裁韋納爾說,Graph Search是主要為臺式電腦設計的最后一款主要產品。現在公司在為手機重新設計。他說,機會在于可以使用用戶所在地點提供有關附近的搜索結果。例如,如果一個用戶正在新西蘭旅游,Facebook就可以提取出以前去過奧克蘭的其它用戶的更新和發帖。韋納爾說,在Facebook歷史上發布的數以兆計的狀態更新中挖掘所有這些數據是“一個需要好幾年才能完成的任務”。
       扎克伯格還有一些雄心勃勃的個人目標。他在加快他的慈善事業,現在已遠遠超過史蒂夫?喬布斯(SteveJobs)和比爾?蓋茨(Bill Gates)等技術巨頭在他的年紀所達到的財富。根據彭博富豪指數,扎克伯格的凈資產超過240億美元,名列全球富豪榜第26位。他還是最富有的150名富豪中最年輕的一位。扎克伯格夫婦最近向硅谷社區基金會捐贈了10億美元,這個當地慈善組織資助教育、醫療和環境領域的非營利組織。今年1月,扎克伯格夫婦分別承諾向硅谷欠發達的東帕洛阿爾托社區的一個家庭保健中心捐贈500萬美元。提到自己的家庭何時添丁時,扎克伯格說,他太太已經做好了準備,但他還沒有。“我只是想確保,當我有了孩子,我可以陪他們,”他說,“這是重點。”
       在被問到他在假期沉思期間得出了什么結論時,扎克伯格很認真地說,“我只是非常幸運,我真的感覺到這種深深的責任感,我想去幫助人們感受到我們處在一個多么特殊的位置,我們需要盡自己所能做到最好。”
扎克伯格談到他的十年計劃時顯得更富有激情。他認為,Facebook不會開始提供基礎計算服務,像亞馬遜(Amazon.com)的云計劃,或者像谷歌或蘋果(Apple)的操作系統和可穿戴電腦那樣。他的使命是讓數十億還沒有用過互聯網的人可以上網。Facebook去年夏天與包括三星電子(Samsung Electronics)、高通(Qualcomm)和愛立信(Ericsson)在內的六家科技公司成立了一個簡化服務的組織,從而可以通過初級無線網絡和使用廉價手機提供更低成本的服務。扎克伯格說,初步的測試大有希望。欠發達國家的更多用戶將會獲得移動服務,有機會使用Facebook,這又有助于移動運營商降低成本,從而改善其無線網絡,以支持在線教育和網上銀行等寬帶服務。
      這種遠見令人欽佩,但風險很高。Facebook可能幫助整個國家的人能夠上網,但最終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投向一個本土社交網絡,就像中國和韓國的用戶那樣。Facebook董事會成員曾問扎克伯格,這個計劃是否能賺錢,他承認,這個問題的答案基本上是基于假設。“如果我們可以幫助這些國家發展經濟,它們就可能發展成為我們能夠開展目前業務的市場,”他說,桑德伯格還說,這種結果不會很快發生。“我們永遠不可能對這個產品收費,[這些低收入國家]也不會有真正的廣告市場,”她說,“馬克是個絕對的理想主義者。他總是說,Facebook的創立不僅僅是成為一個公司,而是實現一個連通世界的夢想。”

                                                                                              文BradStone、SarahFrier 編輯 吳以四 譯 賈慧娟

极速赛车计划一天36轮 澳洲幸运5开奖公正吗 广西快乐10分投注技巧 黑龙江省福彩22开奖 大羸家足球比分 北京pc蛋蛋群 北京赛车pk官方网 36选7开奖结果双今天 大赢家比分赔率 辽宁快乐12选号技巧 彩神通3d试机号关 15选5 哈尔滨按摩实拍 山东十一运夺金时间 18选7今日开奖结果 黑龙江p62走势图 麻将来了哪个赢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