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的培訓

2014-03-31 


  “在中國英語培訓市場調研中,我發現可以分為三個門派:第一派是‘神奇派’,比如‘神奇英語記憶法’、‘魔法英語’、‘神奇英語單詞速記’等。要是上網搜索,你就很難找到一家英語培訓機構竟然是不“神奇”的。第二派是‘不不不派’,比如‘英文單詞不用背’、‘GRE單詞不用背’、‘不再背單詞’等等,這讓我產生了很多聯想,比如‘不打針不吃藥’。最后一派是‘N天搞定派’,比如‘兩小時掌握學英語的秘訣’、‘40秒破解托福閱讀’等等。所以說,中國英語培訓市場再一次證明了那句話,‘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羅永浩在演講時,這樣總結中國英語培訓行業現狀。

  作為曾經最受學生歡迎的“彪悍老師”,羅永浩在新東方做了五年培訓老師。在最輝煌的2006年,他的年薪已經接近50萬元。但正是在那個時候,羅永浩作出了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決定:辭職。

  羅永浩在其著作《我的奮斗》里面這樣解釋:“做得越久,我越看清這個行業里面許許多多自己不認同的操作和做法,而我又沒辦法改變,所以我只能辭職,不和你們玩兒了。”但至于那些“自己不認同的操作和做法”具體是指什么,狡猾的羅永浩并沒有明說,因為他自己并沒有真正跳出這個圈子。


瘋狂的學校

  羅永浩離開新東方的2006年,同時也是中國民營培訓機構發展的轉折年。這年98日,經過13年發展的新東方在美國紐交所上市了。它不僅開創了中國教育培訓機構赴海外上市的先河,更打開了一個培訓創富魔盒。從此,人們不僅看到那個13年前的北大窮老師俞敏洪一夜之間變成了億萬富翁,更看到了幾十位百萬身家的教書匠。

  財富是根魔棒,使人癡、教人狂。新東方的財富神話引得無數英雄、草莽以及混不下去的“海龜”,都紛紛涌入這一行當。這一年,北京先后誕生了1700多家培訓機構,全國更是誕生了大大小小共四萬多家培訓機構。此后,中國培訓行業進入狂飆式發展階段。根據德勤咨詢(上海)有限公司與中國連鎖經營協會發布的《教育培訓行業報告》顯示,近年我國教育培訓機構數量總額達到40萬家,市場總值約7600億元。其中面向大學生的四大培訓項目依次是:考研、考公務員、出國留學、管理技能,這占到了培訓市場總值的39%。迄今為止,已有新東方、學大、安博、環球雅思、學而思等近十家培訓機構在美國上市。

  如今,只要你從北京地鐵10號線中國人民大學站出來,沿中關村大街走到海淀黃莊站,短短一公里的路上,就有新航道教育、學而思教育、寬高教育、ABC英語培訓、華圖教育等十多家教育培訓機構貼身肉搏。由于這里毗鄰北大、清華、北京理工大學、中央民族大學等高校集中區域,為了爭奪生源,許多機構都在戶外掛了巨幅招生廣告招牌。除了戶外廣告外,還有各式各樣的招生傳單日夜轟炸,往往是這邊上午剛打出“15天搞定TOEFL單詞”,那邊下午就將“十天搞定TOEFL單詞”的傳單發到你家門口了。

  當然,為了搶奪生源,夸大效果只是培訓機構最普通的做法,這在許多其他服務類商業領域也有。但是這些培訓機構還有更多隱秘的操作手段,這些你或許并不了解。

  培訓機構一般采用三招來搞定學生。

  首先,最好用也最簡單的招數是,講搞怪無厘頭的段子。參加培訓的學員往往是為了學到某種技能,時間短、強度大,這就要求講師在授課的同時能夠幽默風趣。但是這樣的老師可遇不可求,更多老師擅長講黃色笑話,因為簡單易學,而且效果好。

  其次,包裝和神化老師也是常用招數。如今培訓機構的老師都要弄幾個牛逼的頭銜和搞幾套彪悍的理論。如果沒有,你都不好意思在培訓行業里面混。培訓師自我神化的好處就是,可以為機構穩定學員,同時還可以吸引更多的學員。
 
  當然,最后一招更加隱秘的做法是,在講課的過程中經常挑逗個人情緒甚至民族情感。老師們一般都會包裝自己苦寒的出身,進而說自己艱苦奮斗如今在城市有老婆孩子熱炕頭。更有彪悍如李陽者,最喜歡挑逗民族情感,“讓三億中國人講一口流利的英語”,“讓中國之聲響徹全世界”。


瘋狂的學生

  當然培訓機構不可能獨自瘋狂,它們瘋狂的背后是一群更加瘋狂的學生。

  自從1997年中國高校開始擴招以來,每一年的畢業生人數都在不斷增長。根據教育部公布的數據顯示,2010年應屆畢業生規模是本世紀初的六倍,而2013年高校畢業生人數更是達到了創紀錄的699萬人。加上往年還沒有就業的人員,保守估計,今年將有超過1000萬大學生需要就業。

  供給增長了,那么,需求有沒有同步增長呢?我們都知道,任何一個國家提供最大人才需求的永遠是中小企業,那么中國的中小企業們還好嗎?

  根據《中國經營報》20136月的調查顯示,我國江、浙等16省中小企業目前經營困難,生存狀況“比2008年金融危機時還要艱難”,已有將近四成或將停產或將倒閉。

  中小企業的倒閉潮表面上看是通貨膨脹、勞動力成本上升、原材料價格上漲等因素的綜合引發,是2008年華爾街金融危機的延續。其實更加深層的原因是,中國經濟體自身出了問題。長期以來,國企、外企和民企在金融、貿易、稅收等領域都不平等,由此產生的結果是,“共和國長子長孫”們利用政策和資源優勢,在經濟領域勢如破竹,民企的空間不斷被擠壓。這種發展模式導致的結果是,政府和國企似乎越來越富有。

  所以,近年來越來越多大學生想進入機關或者國企,享受高額壟斷利益。據媒體統計顯示,2013年有將近150萬大學生報考公務員、180萬選擇考研、30萬選擇出國,這些人群中有將近三成的考研者接受過培訓機構的服務,而選擇留學的人群中接受培訓機構服務的比例最高,達到了八成。他們深知,僧多粥少,要跑贏對手,必須請個好教練。

  他們熱衷培訓,并非因為好學,實乃就業壓力所致。通過培訓,他們希望能快速掌握一門超越對手的技能,而培訓的過程就像是買自信藥丸,服用之后就意味著,在人生和職場的道路上甩開別人一大截。

  現在的大學生根本沒有時間來獲取相對完備的知識、建立相對健全的人格,更談不上培養獨立思考的能力和相對成熟的情商。學校在收取了他們四年的學費后,并沒有告訴他們做人之道和職場相處法則,就匆匆將他們趕出校門。夾在校園和職場之間的他們,彷徨而孤獨,這樣的一群人,怎能不瘋狂!?


瘋狂的社會

  有人說毀掉中國人的是兩個東西,第一個是成功學,第二個是消費主義。而培訓機構正好是這兩種社會趨勢的結合。

  大學生參加培訓,與中小學生以及老年人參加培訓不同,前者是功利化導向,后者主要是興趣導向。所以,從每一個課程設置,到每一本圖書的編輯,甚至每一個話語方式,培訓機構都仿佛在隱隱約約告訴你,要成功,要成功,要成功。

  是的,沒有哪個時代比我們更渴望成功。但至于什么是成功?為什么我們要成功?可不可以不成功?我們對此一無所知。我們只知道,要錢、要車、要房、要地位、要榮譽、要尊敬、要羨慕嫉妒恨。而最重要的是,這一切都要快,最好能立等可取。

  而培訓機構建立起的一套自己的價值觀和話語體系,巧妙地使用漂亮的比喻和生活小故事來包裝,再以“成功人士”的經驗總結和親歷的方式講出來。參加培訓的人都有這樣的心理,他們希望最好的狀態是:25歲買房,26歲買車,27歲娶老婆,28歲開公司,29歲公司上市,30歲退休并開始環游世界。對于成功的追求猶如使用鴉片,越用,越欲罷不能。
 


  細細看來,不管是出國熱也好,公務員熱也好,他們的底色都是成功學。當然培訓機構捕捉到這種社會趨勢,并通過滿足他們的需求來賺錢,這無可厚非。但在中國,可怕的不是培訓機構的商業化,更不是自我教育的產業化,而是不規范的商業化和產業化。這導致的結果是:叢林法則和強盜邏輯。所以才會有如宋山木、黃波之流,不僅采用類傳銷的途徑來欺騙和精神控制學員,甚至猥褻強奸女學生。

  在中國,許多行業沒有規則,即使有規則,大多數人也不遵守,而這終究會毀滅我們自己。就像圣雄甘地所說的那樣,毀滅人類的只有七件事情:沒有原則的政治、沒有勞動的富裕、沒有良知的快樂、沒有是非的知識、沒有道德的商業、沒有人性的科學、沒有犧牲的崇拜


                                                                                              


                                                                                                                                                                                                                              陳永恒/

极速赛车计划一天36轮 青海11选5前3直 猴子基诺 青海快三精准预测号码 下期大乐透几号开奖 篮球竞猜比分直播 贵州11选五5开奖 18选7 北京快三快速看开奖 排列3走势图彩经网 空姐一本道电影快播 五分十一选五-非常钻APP下载 云南11选5 福彩湖北快3走势 华东福彩15选5走势图 雪缘网即时比分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通告